新官上任三把火,最可怕的下马威是怎么样的?

2019-10-08 15:13

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新官上任,人心不服,需要树立自己的威信,要让上司信任,下属归心,下马威杀鸡儆猴是一种有效的手段。

司马穰苴将兵

齐景公时期,晋国兴兵侵犯齐国东阿之境,燕国也乘机侵扰齐国北边。齐景公害怕,晏子举荐田穰苴。穰苴跟齐景公商讨军事,相谈甚欢,齐景公当日就拜穰苴为将军,统率五百乘车,去北疆抵抗燕、晋之兵。

穰苴说:“微臣素来身份卑贱,骤然之间授予我兵权,人心不服。希望得到大王的一位宠臣,平日为国人所尊重的,来当监军,那我的军令就可行了。”齐景公安排佞臣庄贾当监军。穰苴跟庄贾约好明日日中的时候在军门等候,然后一起出征。第二天日中时候,穰苴等不到庄贾,于是派人去催促他,庄贾倚仗齐景公宠幸,骄贵惯了,不把穰苴放在眼里。他的亲戚朋友为他设酒饯行,喝得痛快,使者连连催促,他都坦然不以为意,直到快天黑才慢悠悠赶去军门。

穰苴端然危坐,问庄贾:“监军为何迟到?”

庄贾拱手回答:“今日远行,亲戚朋友设酒席践行,所以迟了。”

穰苴说:“作为将帅,临危受命,即忘其家;临军约束,则忘其亲。我们国君现在寝不安席,食不甘味,以三军重任托付给我们二人,希望我们早日拯救黎民百姓,哪有时间跟亲戚朋友饮酒作乐?”

庄贾含笑说:“还好没有耽误行程,元帅不要再责备了。”

穰苴拍桌子大怒:“你倚仗国君宠信,怠慢军心,如果临敌应战还是这样,岂不误了国家大事?”

穰苴问军政司:“依据军法,迟到该当何罪?”

军政司说:“按法当斩!”

然后把庄贾捆绑,推出辕门斩首了。

于是大小三军,军纪严明。

穰苴的军队,还没有出郊外,晋军闻风而逃,燕军也渡河北归。穰苴的军队趁势追击,斩首万余,燕军大败,纳赂求和。

于是齐景公拜穰苴为大司马,掌握齐国的兵权。

PS:话说迟到是小事,庄贾因此而送命。在战场上,因为一个人的迟到,可能导致一队人送命,一队人送命,可能导致输掉一场战役,输掉一场战役,可能导致全盘皆输,全盘皆输就是亡国。死者不可复生,亡国不可复存。小事不小。

孙武训练女兵

伍子胥向吴王阖闾举荐孙武,说此人精通韬略,有鬼神不测之机,著有《孙子兵法》十三篇,隐居于罗浮山之东。阖闾请来孙武,考核他的兵法是否适用于女子,吩咐三百位宫女,另派两位宠姬充当队长。

孙武说:“军旅之事,先严号令,次行赏罚,即使是演示,也需要严格执行。”

然后再立一人为执法,二人为军吏,传报信号;二人负责敲鼓;几位有勇力的人,充当牙将,执斧锧刀戟。

三百位宫女全副武装。孙武吩咐宫女分成两队,左边队长管理左队,右边队长管理右队,右手操剑,左手握盾,听指令做动作,然而一声令下,宫女全都掩口嬉笑,有人站有人坐,各种姿势,千奇百态。

孙武离席而站说:“约束不明,申令不信,将之罪也。”

重复再喊口令,宫女依然嬉笑,孙武再强调军令。如是数次。

孙武大怒说:“约束不明,申令不信,将之罪也。都已经再三强调军令,士兵不听令,那是士兵的罪!根据军法应当如何?”

执法说:“当斩!”

孙武说:“不可能把所有士兵都斩杀,罪在队长。把两位队长斩了示众。”

吴王阖闾说:“孙将军,不能斩啊。我现在知道你能统兵了,你放了我的两位爱姬吧,没了她们,寡人食不甘味,寝不安席。”

孙武说:“将在军中,君命有所不受。若听君命释放了有罪之人,何以服众?”

于是,把吴王阖闾的两位爱姬枭首示众,众宫女皆战栗,花容无色。

重新挑选二人当队长,继续操练,左右进退,回旋往来,动作都非常完美。

孙武请吴王检阅女兵,吴王痛失爱姬,无心检阅。

后来吴王阖闾重用孙武和伍子胥,成为春秋五霸之一。

PS:把每一场训练都当做正式的比赛,把每一场演练都当做正式的战争。如果这样吴王的两位爱姬就不会掉脑袋了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